CP是聿漓|常年跪倒在sir humphrey西装裤下|Colin Firth

【EH】彩蛋:痴汉三十题

甜炸

Aaimu:

Harrysman —— 成为哈里▪哈特的男人【彩蛋】




 彩蛋:痴汉三十题(完整版)


1 偷袭


故事发生在埃格西还能把JB塞进领子里到处跑的时候。


“是个人就会有破绽,我不相信哈里永远都完美得像他妈蒙娜丽莎一样。”


“幼稚,你不觉得这样显得你在打别的主意吗?”埃格西的唯一好友罗柯西正一边用手指逗JB,一边回答。


“什么主意?”埃格西问道,他正忙着在两棵树之间绷紧一根鱼线。“我今天肯定要摔他一跤。”


“就为了他今天没有给你额外的糖果,并且说鲁佛斯选的狗崽不错?”


“才不是!”埃格西鼓起腮帮,“我烦透他那副绅士样子了。对每个人都微笑、夸奖、握手……”


“听起来对方没有做错。”罗柯西嗤嗤地笑两声。JB被她推了个四脚朝天,小短腿直晃。


“我一定能找到他的漏洞。”埃格西准备好伪装——几根别在衣服上的带叶树枝,“还有五分钟,罗柯西,你应该离开了。”


“好吧。”罗柯西把JB还给埃格西,“祝你的偷袭计划成功。”


简直像个小学生。罗柯西走到足够远,回头望了望埃格西的位置。对方尽量把自己缩成一个小球,蹲在树后,全神贯注地盯着哈里可能出现的地方。


某人不知道自己已经恋爱了。


女孩无奈地摇摇头,她没有告诉埃格西,早上她听到梅林说哈里会直接乘坐直升机去法国。


空等未必不是甜蜜的。来自女孩的哲学。


 


2 手指


埃格西痴痴地看着在会议上发言的哈里。


对方夹着一支钢笔正在指点挂在墙上的地图。当柔软的指腹再一次顺着笔身移动。


他好想成为那支钢笔。


 


3 发


埃格西非常喜欢哈里的头发一丝不乱的样子。只有他才能把它们弄乱。


哦,还有枕头。想到这里,他开始生起枕头的气,同时脑子里又出现了哈里早起时发梢扫在眼角的样子。


天呐他的哈里真好看。


 


4 无法遏制的思念


“我想你了。”


“我们才分开不到四小时,”哈里在电话那头叹一口气,“我们还在任务中。”


“都怪刚才路过的家伙——他手里拎了把黑伞。”埃格西骂了句脏话,“幸好我随身带了你的照片。”


“……埃格西。”


 


5 跟踪


哈里居然进了家脱衣舞俱乐部!有超级大的彩色灯箱那种脱衣舞俱乐部!


该死的。哈里想看多少大腿舞埃格西都可以给他跳啊!好不容易爬上厕所的窗户,混进俱乐部内部,被震耳欲聋的音乐环绕之前,埃格西突然想到另外一种可能:


要是哈里并不是观看脱衣舞的那个,他应该怎么办?


说……说不定埃格西能看到哈里衣料单薄地接受所有人视线,光裸的腿与钢管缠绕,把现金塞进内裤边缘……


埃格西一边开门一边认真考虑干掉一整个俱乐部的可能性。




6 偷拍


埃格西在出任务时丢了部手机。


“为什么这么伤心,”哈里拍拍埃格西的肩膀,“我带你再去买一部?”


埃格西一边抱着头,一边心疼手机相册里的273619张照片。


 


7 单恋


意识到自己喜欢哈里,埃格西只是照例在洗澡时打飞机。


“那之后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和你多说几句话。”埃格西这会儿也刚洗完澡,大喇喇地坐在床上,“你反而更——公事公办了。”


哈里尴尬地咳了一声。


不知道该怎么向这个年轻人解释,当他被火热的目光注视时,超出日常水平的心率。


 


8梦见对方


“哈里!”埃格西大叫着从梦里醒来,看到年长的爱人正在身边,用担忧的眼神看着他。两三秒后,他松一口气,张开胳膊把对方抱得结结实实。


“答应我永远不要靠近霸王龙。”埃格西哭哭咧咧地说,“别相信百科全书上可爱的插图。”


“……你到底梦到什么了?”


 


9 电车上


可以在公共场合紧紧拥着爱人,绝对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。


“别乱摸。”哈里压低声音对怀里的埃格西说,无奈他一手紧握电车吊环,一手拿着雨伞。


“太挤了,又没有人看见。”埃格西一边笑,一边顺着哈里迷人的腰线摸了下去。“我能让你站着射一回。”他眨眨眼睛。


 


10 收集癖


收集报纸很快变得没那么有趣了。


埃格西决定把属于他的那面墙贴满其他的东西。哈里可能不会喜欢,不过埃格西对自己的摄影技术充满自信。


 


11 偷窥


“你还是进来一起洗吧。”哈里终于说。




12 偷听对方通话


“……太遗憾了,我爱她。是的,她是我最好的搭档之一。是的,我们曾经亲密无间……谢谢你告诉我这个。我会怀念她的,她还这么年轻、美丽。”


埃格西今天一直小心翼翼地对待哈里,从他偷听到的信息里,哈里可能失去了一位老情人——还是女人。


“不要太伤心了。”埃格西握住哈里的手。“我还在这儿。”


“什么?”哈里迷糊地歪歪头。


“你今天……呃,我猜你会很伤心。”埃格西继续说,“不过没关系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
“是啊,”哈里有些低沉地叹一口气。“我永远失去她了。”


“我很抱歉。”埃格西说,“我可以陪你去扫墓。”


“……什么?噢老天,”哈里突然笑起来,“抱歉,你可能误会了什么。我说的是我最常穿的那身西装,裁缝店打电话告诉我,她已经无法修复了。”


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沉默了一会儿。


“为什么要叫西装‘她’?!”


“你怎么知道这回事的?”


 


13 内裤


埃格西早上起来找不到自己的内裤了。于是他偷偷从哈里衣柜里拿了一条。


这弄得他一整天都心神荡漾,迈不开步子,连普通的坐下都像是给他上刑。


 


14 舔舔舔


“别这样,”哈里把埃格西的脑袋推开,“你这根本不是接吻,”他说,“你和JB交换了身体吗?”


“我叫一声就可以继续吗?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汪!”


 


15 只属于你和我的时间


特工能无休止腻在一起的时间少得吓人。连续好几个月,埃格西都没能好好和哈里说几句话。


任务结束后,两个人都只想洗干净好好睡一觉。


“我这回保证不挤你了,让我上床吧。”埃格西光着脚站在哈里的卧室门口,怀里抱着枕头。在这之前,他被哈里礼貌地请出了卧室。


理由是:“需要安静的睡眠。”


哈里只有四个小时的休息时间,超过三十小时的监视任务让他这会儿睁开眼睛都非常困难。“过来吧。”他最终还是让开一点位置。“我不想中途醒来。”


埃格西一边迅速钻进哈里被窝,一边黏糊糊地贴上来。“我只想和你单独……”


哈里没等到后半句话,埃格西已经陷入了睡梦中。他无奈地吻一吻恋人的额头,和着对方规律的呼吸声,慢慢睡去。




16 对方一个细微的变化


哈里迈开脚步走在前面。他们正赶着去开一个什么狗屁会议。


在又软又大的椅子上坐下时,哈里先是皱一皱眉头,然后单手解开西装纽扣,慢慢地坐下去。


在第三次移动双腿试图分担臀部的支撑时,他不小心看到埃格西闪闪发亮的眼睛。


他怎么就答应了埃格西在身体里插进一截肛栓呢。


 


17 DIY


“这是我写了半个月的程序。”埃格西把雨伞还给哈里,“完全的原创,只有你有。”


“它能干什么?”哈里疑惑地接过雨伞。


“这样你的雨伞在挡子弹的时候,就能拍下你帅气的样子了!天才吗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对了,我们还能视频通话呢。哈里,哈里你怎么走了?你知道我为这个花了多少钱吗?哈里……”


 


18 冲动


每天看着哈里用花里胡哨的姿势站在那儿,埃格西都要忍住把他扒光的冲动。


一定是年轻人的冲动。埃格西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。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没有忍住冲了上去。那也一定都怪年轻人糟糕的自制力。


百分百的。


 


19 酒


哈里偶尔也有喝醉的时候。眼神有些发飘,不得不用伞尖支撑身体。


“抱歉,”哈里缓缓地说,“我有些失态,恕我先告辞。”他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。埃格西连忙上去搀住他。


“你看上去好极了。”哈里微笑道,“你的衣服很衬你的眼睛,你有双漂亮的眼睛……”


看来是喝醉了就会变得坦诚的类型。埃格西突然坏笑一下。


“你觉得我的屌怎么样?”


 


20 狂热的邮件


“哈里,我不是让你先去和首相那边确认一下再来吗?”梅林问道,“我发了邮件。”


这是极少会犯的错误。哈里有些难以启齿,他总不能实话实说:在几百封埃格西发来的垃圾表白邮件里,找到一封正常的工作邮件实在是太难了。




21 求爱


哈里喜欢埃格西整洁的样子。所以埃格西一边剃胡子一边想今天该戴哪一条领带。


把自己弄得香喷喷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,他看着桌子上的香水这么想。


“埃格西,”哈里见到埃格西的时候不由得朝后退了退,“你把整瓶香水用在自己身上了吗?整个房间全是你的味道。”


埃格西最后不得不哭丧着脸回去重新洗澡。


围着浴巾出来时哈里正等在外面。“来,我教你怎么用香水。”对方微笑道,“只是我的鼻子现在有些迟钝了。”


“我喜欢我们闻起来一个样儿。”埃格西乖乖地走近哈里。


“我们会找到适合你的味道。”哈里回答,“我从没要求过要让你变成另外一个我。”


“那我穿运动鞋和帽衫你也喜欢?”


“相信我,”哈里摇摇头,“不会有丝毫影响。”


 


22 微热的视线


不论在哪儿,埃格西总能感受到哈里看向他的视线。


就像现在,他先前冲大厅另一头的哈里露出个大大的微笑,对方面无表情地看向别处。


这会儿,埃格西又感受到了那种视线。


他应该让哈里多看一会儿。于是,他继续和对面的人聊些汽车引擎之类的话题,嘴角上扬得厉害。


 


23 睡颜


有时候埃格西会认真地想这个问题:到底他做了什么好事,才可以欣赏哈里睡着的样子。


轻颤的睫毛,松软的睡衣领口,还有安静地垂在身侧的手。


埃格西不舍地关掉床头灯,躺下后,轻轻握住哈里的手。


上帝保佑,让他比哈里醒来得要早些。


 


24 对方的衣物


在以为哈里永远离开他的时候,埃格西抱着哈里的衣服狠狠地哭了一回。


这种事,他永远不想再经历一回了。


 


25 索取


市井有句谚语这样说——给把梯子就上墙。


“我不管,”埃格西得寸进尺地拉住哈里,“你知道我的一切,连我什么时候梦遗都知道。你必须告诉我,你的初夜到底给谁了。”他顿了顿,“不然现在我们就操一回。”








26 你的声音


“……伦敦还是在下雨,相信你那边阳光一定很不错。今天布兰登——我的新任务目标通过网络散布了恐怖袭击的消息。Kingsman上上下下都在调查……等等,埃格西,你那边是什么声音?你还好吗?……埃格西,告诉我,你刚刚是不是听着我的声音来了发手活儿?”


“是。”电话那头的人一点犹豫也没有。


“我感到很荣幸,”哈里慢慢地说,“如果你早点告诉我,或许我能为你说些别的。”


“你是说……上帝保佑,相信我!我还能再来一次!”


“时间到了。”哈里恶作剧地回答,“请等下次吧,年轻人。”


这句话的代价是,一天内,哈里被埃格西用电话轰炸了至少三十次。


 


27 对你的执着


“我不可能再让你离开我了。”


 


28 强吻


把哈里用力推在墙上,紧抓着领带接吻。这也是埃格西的日常幻想之一。


不过这样做的下场通常是他被反按着胳膊,悲惨地用脸颊和地面接触。找一个非常能打的男朋友,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
 


29 贪恋的温度


通常情况下埃格西的体温更高一些。


不过在床上,他总有办法让对方的体温也逐渐高起来。哈里因为渴望,呼出的灼热气息。


这绝对是埃格西最爱的温度。


 


30 惩罚


“想想自己哪里做错了。”母亲揪着埃格西的领子,让他面朝墙壁站好,“今晚不准吃饭。”


在埃格西委屈地撇着嘴哭时,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:“你做错什么了?”


“你是谁?”小埃格西可怜巴巴地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,眼看就要流出眼泪来。“我不想给继父买酒,所以我把钱扔进下水道了。他们以为我花光了那些钱。”


“你没做错。”男人伸手摸一摸埃格西的头,递上一包甜甜圈。“吃完,答应我,过一会儿进去向母亲道歉,好吗?”


埃格西被甜丝丝的香味吸引,却警惕地看着哈里。“我不该吃陌生人的东西。”


“我们不会是陌生人,”男人把纸袋递进埃格西手中,“未来某一天,我们会再见面。”说完这句话,他转身准备离开。


埃格西突然用稚嫩的声音说,“那么再见,先生。”


“再见。”


 


EN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正文已完结见LOF内 或 SY   预售明天24点结束 预售地址,详细情况见 天窗


感谢这段时间的支持,Harrysman此文网络部分到此更新完毕。


接受点梗,有什么想看的可以在这里或者sy回帖,有时间就会挑一些继续写。

评论
热度(187)
  1. 玥玥玥玥儀Aaimu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甜炸

© 玥玥玥玥儀 | Powered by LOFTER